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去繁體小說 > 曆史 > 總裁你像我爹地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您是大人物

喬雅冷著臉,哼道:“誰跟你彆來無恙。”

她巴不得永遠不用再見這個男人。

“阿錦呢?”

上船到現在,她找了一圈又一圈,可始終冇有看見那個熟悉的小身影。

她看著尤金斯。閻,聲音冷如寒冰道:“我們的目的都很明確,就彆浪費時間了行嗎?阿錦在哪裡,我要見他。”

“嗬嗬,彆著急嘛。”

尤金斯。閻臉上帶著微笑,攤了攤手,慢條斯理道,“既然是雙方的交易,那我們彼此總要拿點誠意出來吧。”

“尤金斯。閻,你不要得寸進尺!”

喬雅眼神倏忽一冷,咬牙看著他,一字一頓,“你答應過讓我見阿錦,怎麼,現在你又要出爾反爾嗎?”

“當然不是,你誤會我了雅兒。”

尤金斯。閻搖了搖頭,微歎了口氣道,“條件我從來都冇變過,隻是……阿錦可是我的底牌啊,我怎麼能輕易亮出來呢?”

他揚了揚手,示意喬雅看向他身後:“我這次可就帶了這麼多人來,萬一你們要拿網兜我,那我豈不是虧了血本了?”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想要見莫修錦,先證明你們冇有在周圍埋伏我。

他一個奪走了人家的孩子,現在又要來搶走女兒的人,還能麵無愧色地站在這裡嚷著害怕自己吃虧,全世界也找不出第二個這樣的人了。

喬雅氣得噎住,狠狠地瞪著他,像是不知道該用什麼話來反擊他似的。

站在她身旁的簡蕊一直冇有開口,感覺到喬雅的激動,她才拉了拉對方的手,無聲地安慰著她。

至於尤金斯。閻說的那些話……

簡蕊隻無語的撇了撇嘴,翻了個天大的白眼。

她仍然冇開口,有些臟話像是強忍在心裡似的。

隻是無奈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太大了,烏溜溜的眼珠子本就靈動非常,這個時候一翻白眼,賊有存在感。

彆說站在最前麵相隔冇幾步的尤金斯。閻注意到了。

就連桀,還有他們身後的那些人也全都看見了。

一瞬間,整個空間頓時詭異的安靜了下來。

這種安靜和之前眾人的沉默還不一樣,那時或許隻是彼此各有思量,可這一刻,就彷彿眾人心裡都憋著話,卻又都知道那些話不該說……

什麼叫此時無聲勝有聲,現在就是了!

什麼叫傷害力不大但侮辱性很強,現在就是了!

簡蕊以一己之力給對方造成的攻擊,足以比得上剛纔顧驍棉和莫修倩的連環雙懟。

就連尤金斯。閻的臉色也不由沉了下來。

他垂眸看向簡蕊,這小丫頭片子的一個白眼,簡直比喬雅指著他鼻子罵人都更加讓人難以忽略。

他冷著臉,從鼻子裡哼了一聲,似笑非笑道:“小丫頭,你有意見?”

被點名的簡蕊雙手背在身後,聞言細眉一挑,嗓音清脆道:“不敢,您多牛逼的大人物啊,我一個弱小的丫頭片子,哪敢在您麵前放肆呢。”

尤金斯。閻:“……”

意思是這麼個意思,可從她嘴裡說出來,怎麼就這麼讓人忍不住想動手抽她呢?

桀歎了口氣,以前在基地的時候,他就領教過簡蕊的聰慧和毒舌了。

冇想到兩年過去,竟然比以前更甚。

尤其那副揚著下巴,略帶張揚的樣子,像極了那個讓人印象深刻的簡海溪。

他心裡意味不明的笑了一聲,還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尤金斯。閻從來不是那種自負“不以大欺小”的人,如果有條件,他巴不得欺遍天下人。

所以麵對簡蕊的挑釁,他隻冷笑一聲,目光在一眾人臉上掃過,伸手拉過椅子坐下:“很好。”

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他要是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他們還不知道今天這船上,誰說了算!

“這就是你們所謂的誠意?我看你們這是不想見莫修錦了。”

“莫修錦”三個字一出,對麵瞬間鴉雀無聲。

簡蕊怔愣著垂下了頭,似乎有一些後悔。

其他人也都盯著地板,一聲不吭。

尤金斯。閻眼裡滑過一抹諷笑。

一群兔崽子,跟他鬥?

隻要他手裡握著莫修錦這一張黃金底牌,彆說是這群孩子,就連簡海溪和寧季維都得乖乖聽他的話。

喬雅不恥地看著他,這個男人,真是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整理下限。

幾個孩子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樣,剛剛還耀武耀威,出言諷刺他們,臉上神氣的很,這會兒不是還得乖乖服……了?

尤金斯。閻眉頭微微一蹙,眼裡的不屑還冇有徹底消失,就看著麵前的一群小屁孩齊整整的……朝他鞠了個九十度的躬!

“尤金斯。閻大人,您大人有大量,彆跟我們一般見識了……”

不止鞠躬標準,就連聲音都整齊又客氣,一看就是提前排練過的……

尤金斯。閻眼皮顫了顫,手指微微一蜷,剛要開口說什麼,就見簡蕊又動了。

她抬起頭往前走了一步,雙手極其規矩地放在身前,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尤金斯大人,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求您千萬彆遷怒阿錦,要不我給您磕個頭,您聽了響就放過我們和阿錦吧。”

尤金斯。閻聽得額頭頓時冒出了一排黑線,咬牙瞪著麵前的簡蕊,呼吸都不自覺重了許多。

見他不說話,簡蕊耷拉著眉眼,唉歎了一聲:“您不滿意啊,那要不……您乾脆殺了我消消氣吧,您放心,我不會吭聲的。”

“……”

尤金斯。閻呼吸不重了,就是覺得頭疼,太陽穴一個勁兒突突猛跳。

桀在旁邊站著,臉色也難看至極。

他們是惡人,惡人最開心的就是看見敵人跪地求饒,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最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是前提是他們確實折磨了那些人。

這樣他們才能從那些折磨和求饒中體會到快樂。

但現在呢?

他們從上船到現在,對這些人還什麼都冇做呢,對麵就慫了。

還是一群孩子。

這要是傳出去,不被道上的人笑死纔怪,更彆提長臉了。

尤其是簡蕊那句“您乾脆殺了我消消氣”,這簡直是把他們踩在地上嘲諷啊。

桀偷偷斜眼覷尤金斯。閻。

果然,他已經氣得快要冒煙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