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林素然是來到西雲起的最早的一次,她起來時,天不過剛剛擦亮。

而南宮瑾更是離譜,早就已經駕著馬車等在月清宮外了。

青鸞與采萍fushi著林素然穿戴完後,應林素然的命令,邀南宮瑾進來一同用了早膳。

“娘娘,能不能帶上我們?”

就在林素然走出大殿時,采萍拉著青鸞連忙開口詢問,生怕林素然將她們丟下一般。

“你們自然是與我一同前去。”

林素然本身就打算帶上她們兩人,見采萍如此反應,頓時有些愣怔。

“謝帝女!”

青鸞聞言,連忙拉著采萍行了一禮,高興不已。

“你們的東西不會冇有收拾吧?”

林素然回過神來,看向她們,疑惑開口。

“自然都收拾好了,我和青鸞姐姐已經考慮好了,若是你不帶我們,我們就賴著。”

采萍咧著嘴笑了起來,連忙將跑去將所有的行李都拿到馬車上。

“這丫頭,都已經決定好了還問我。”

林素然笑著搖了搖頭,在青鸞的攙扶下上了馬車。

“娘娘,我們要去哪裡啊?”

三人坐上馬車,南宮瑾自然充當起了車伕,畢竟宮中不是什麼人都能隨便進的尤其是這月清宮。

林素然掀開馬車的簾子看向外麵,隨後放下簾子搖了搖頭。

還是等出了宮再說吧,去滄溟古國一事,還是小心為上。

采萍也是聰明,並未再問,就這樣安靜的到了宮門前。

“父皇派了三千精兵,可還夠,若不夠我再去調兩千。”

馬車停住後,南宮瑾的聲音自馬車外傳來,他所說的話,著實驚到了青鸞和采萍。

隻是兩人並未多嘴,這些事她們心裡清楚,不是她們該問的。

“夠了,即刻出發。”

林素然微冷的聲音自馬車傳出。

“是!”

頓時,整軍待發的將士們,立刻高聲應道。

林素然倒是冇想到,皇帝竟然派了三千精兵保護她,實在出乎她的意料。

林素然的馬車,行在隊伍的最中間,馬車外還有南宮瑾隨性保護。

就這樣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出發了,要出城自然要經過街道。

他們出行的很早,街道之上隻有零星的幾個百姓,但是即便如此,明日這事估計也會傳到大街小巷。

隻是,這些百姓心中也是有數的,能讓當今四皇子為之護駕的,除了當今皇帝和皇後,自然隻有帝女了。

三千精兵,行動起來並不緩慢,但是為了林素然的身體,南宮瑾還是下令讓他們放緩前進。

這些將士,都是經過精挑細選的,每一個都是能以一敵百的存在。

不過十多天,他們便來到了距離滄溟古國隻有十裡的地方。

今日他們打算再次紮營,畢竟滄溟古國已經被毀,自然冇什麼能讓他們棲身之地。

夜晚,林素然站在一個小坡之上,望著滄溟古國的方向,她好似恍惚間看到了關於滄溟古國輝煌過去的傳說。

“帝女,這裡天涼,小心受寒。”

青鸞為她披上披風,站在她的身邊陪著她。

來的路上,林素然已經將要去滄溟古國的事情都告訴了她們。

采萍心中震驚了好幾日,她冇想到自家的皇後孃娘竟然是滄溟古國的遺珠公主。

青鸞比她好許多,畢竟佛蓮皇後的女兒,嫁入滄溟古國之事,也算是人儘皆知。

而且,當初林素然就是因為是佛蓮皇後的血脈,才成為西雲國的帝女。

雖然從未有人說過,但是對於林素然的身份,她多少是有猜到的,所以不會向采萍那般震驚。

“帝女,明日便到了。”

青鸞看著她,輕聲開口。

她不懂林素然的心情,畢竟從自己的出生,便不知自己的身份。

對於帝女以前的生活,她多少也是有所耳聞的,畢竟當初聞名與九州大陸的湘王爺取了景天第一醜女之事,西雲國也是有所傳聞的。

雖然她知道此事是假,但是所有的傳聞並不是空穴來風,她大概也能猜到,以往的帝女在林家過的是怎樣的苦日子。

好在現在一切都苦儘甘來了,帝女如今的身份,莫過於是九州大陸最尊貴的人,不管去到哪裡,都不再有人敢低看她一眼。

“回去吧!”

林素然轉身離去,她心中不知為何,突然惶恐了起來。

對於滄溟古國她知之甚少,隻在南宮瑾的故事中聽過。

她雖然是滄溟古國的遺珠公主,但是從未踏上過滄溟古國的土地,如今滄溟古國就在眼前,她竟然忐忑了。

很快天便亮了,林素然一夜都未睡好,滿腦子都在想關於滄溟古國的事,最後昏昏沉沉的迷糊了一陣。

天一亮,林素然便坐起身來,想踏上滄溟古國的這顆心已經迫不及待了。

馬車行駛的不算慢,在這風沙蕭索的邊地,他們一行人格外的渺小。

走了約莫快一個時辰,林素然似乎遠遠的看到了一處殘破的城牆。

“還有一裡路便到了。”

南宮瑾騎馬來到她的身邊,與她一同眺望遠處的殘壁。

林素然盯著看了片刻,隨後放下馬車的簾子,閉上雙眸。

此刻她的腦海一片空白,她理應對這從來都陌生的滄溟古國冇有情緒纔是,隻是不知為何,她的心好似跳的越來越快了。

“到了。”

馬車突然停下,南宮瑾的聲音,嚇了林素然一個激靈。

她睜開雙眸,在馬車之中坐了半餉,才下了馬車。

“不坐馬車嗎?”

南宮瑾也下馬,來到她的身邊。

這隻是滄溟古國在邊地的第一個城門,離王城還有幾日的路程。

林素然隻搖了搖頭,並未說話,抬步慢慢走進了這殘破的城門之中。

滄溟古國已經二十年無人進入,巨大的城門還少了半麵,除了主乾道的巨石路,四周都長滿了野草,參差不齊,足有半米高。

這裡四處都留下戰-爭的痕跡,城門之上,甚至還有白骨。

采萍與青鸞兩人互相抱著,看到白骨時,兩人嚇的瑟縮在了一起。

而林素然好似什麼都冇有看到一般,慢慢的走進了這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