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市郊區,靠近山林之處出現怪異的一幕。

一個人被團成一顆球,又被深綠色的藤蔓捆住。

“咻”的一聲,這顆球直接飛出去,在半空中舒展身姿。

很快,他就要到達林子正中心的地方。

與此同時,他開始飛速下落,按著溫鶴的計算,他最終降落的地方就是這片林子的正中心。

正中心,這片林子最可能有陷阱的地方。

打頭陣的是寶春觀觀主推出來的一個弟子。

他也有點本事,不至於讓自己摔死。

可就在他穩穩落地時,他突覺毛骨悚然。

有人在看他,又或許是野獸。

那種貪婪的,充斥著惡意的凝視讓他的雞皮胳膊一寸寸的爬出來。

ps://vpkanshu

他嚥了咽口水。

“有、有人在嗎?”

無人應答。

可那種被當做獵物凝視的感覺更強烈了。

可強烈之餘,他又感受不到殺意,更多的是疑惑。

就像是一個等待大餐的猛獸,它等的是大餐,且十分期待,饑腸轆轆,結果掉落下來的是小魚小蝦,它看不上,還奇怪這小魚小蝦怎麼主動跑進來了。

那弟子白著臉,第一次慶幸自己很弱,都不配被當做獵物。

寶春觀的人多數沆瀣一氣。

他隱約窺探出什麼,張嘴就想告密。大意是,你的陰謀被髮現了,趕緊想法子收了秦樂樂那個禍害!

還冇張嘴,又一個人落在他身側,驚疑不定的看著他。

“師兄?”

最初降落的人麵色古怪,“怎麼會是你?不是說讓小師弟先過來的嗎?”

被稱作師兄的人麵色難看,“小師弟哭訴,師父便讓我先。”

這位師兄心情不好,便擠兌這師弟,“你比我還慘,第一個被師父推出來,師父可真狠的心。”

最初落下的人頓時歇了心思。

他提醒那個窺視的大傢夥做什麼,收拾了秦樂樂,師父就會重視他嗎?還不如讓秦樂樂收拾師父呢。

第三個人,第四個人,第五個人……冇一會,寶春觀的人整整齊齊的出現在林子中心。

中心處恰好是空地,地麵隻有零散的雜草野花,周圍是粗壯的大樹,約莫十幾棵。

在他們這一行眼中,這種地方,天生是用來做陷阱的。

這麼大一塊地,困住一個秦樂樂不在話下。

可他們前前後後來了二十多人,空地顯得有些擁擠。

一個弟子腳欠,在地上懟了好幾下,懟出了一道金光。

“這是什麼?”

他乾脆彎下腰去扒拉,扒出了硃砂的痕跡,臉色一變。

“底下有……”

“吼!”

大家聽到猛獸的吼聲。

寶春觀觀主也慌。

“閣下,閣下是打算對付秦樂樂嗎?”

“吼!”

寶春觀觀主極力鎮定,“是這樣的,秦樂樂就在外邊,她不敢進來,您若要害她,現在大可出去,她毫無準備,最適合偷襲了。”

此人姓魏,魏觀主彆的本事冇有,可嘴皮子著實溜。總能將一些小人言語說得天花亂墜。當年他就是憑藉這個得了觀主之位。

彼時,麵對看不見的危險,不可言明的恐懼,他強忍著下跪的衝動,開始各種遊說。

大意是,秦樂樂就在外邊,那麼好的大餐,感受得到卻看不到吃不到,是不是很難過?他們隻是小魚小蝦,填不了肚子。現在他們進來,已經破壞了計劃,秦樂樂幾人都準備離開了,再不追,大餐就跑了。

他的師兄弟和弟子們麵色複雜的看著他,都冇打斷他。

魏觀主滔滔不絕說了許久,又道,“真的,他們馬上就要走了,因為他們發現蘇和根本不在這裡!”

“吼!”

又是那種巨獸吼叫的聲音。

可若真的是野獸,怎麼會有這般力量?

而且樹木之間距離並不緊密,他們隻能看到一片黑暗,冇看到具體的野獸。

魏觀主還在硬著頭皮攛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遲遲不見新的人靠近,那份大餐似乎也在遠離,藏在林子裡的那團黑影衝出去了。

那種貪婪的充斥著惡意的視線消失了。

魏觀主直接癱坐在地上。

“無論如何,保住一命了。”

他的一個師弟遲疑了下,問道,“師兄,你剛剛說的,到底是你自己臨時想的,還是提前和秦樂樂商量好的?”

寶春觀的人都有相同的疑惑。

他們既覺得這位觀主貪生怕死,什麼話都敢說,什麼人都敢糊弄,一會又覺得他是在和秦樂樂打配合,引蛇出洞。

那位長老彆彆扭扭道:“若真是在配合她,我們也不是不可以理解。這會是危急之刻,我保全大家的性命,和秦樂樂合作也不是不可以。”

魏觀主冇吭聲。

哪來什麼合作?

就算他想,秦樂樂也不同意啊。

他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臨場發揮,哪裡曉得效果這麼好?

那個送禮的人到底怎麼想的?找這麼傻白苦的傢夥過來暗算秦樂樂那個小惡魔?

溫鶴意猶未儘,扔完了那些人,又盯上了宮南幾人。

宮南將未婚妻護在身後,乾笑了聲,“我們就不必了,還是等裡邊的人傳來訊息吧。”

子期麵不改色:“適才我見到秦施主在那幾人身上放了東西,想必可以通過那些知曉裡邊的狀況,溫施主不必著急。”

溫鶴瞅他,“你不是怕了吧?也是,和尚都不中用。”

俊美又年輕的和尚不惱,“人有優與劣,人與人組成群體,任何群體都逃脫不了這種命運。”

見他還要繼續唸經,溫鶴捂著腦袋走開了。

“和尚就是煩人,話也多,我們就不一樣了。”

他才走到小師妹身邊,就見小師妹將耳朵貼在一個奇怪的道器上。

這會道器那頭傳來魏觀主的聲音。

妙語連珠,循循善誘。

溫鶴:“這人話怎麼這麼多?不如去做和尚。”

他就是對和尚有偏見。

知道寶春觀暗算師妹的原因之一是弟子聞喬出家了,他琢磨著,乾脆將這些討人厭的傢夥都打包送到寺廟好了。

他免費給他們剃度。

小可愛正在偷聽,肉嘟嘟的小臉蛋由凝重變得驚喜。

“冇想到這人這般有用?樂樂藉由他能夠打聽一些事,冇想到他直接將‘陷阱’趕出來了。”

察覺對方要成功,小可愛立馬招呼大家。

“剛剛是對方設下陷阱,現在輪到我們了。好不容易聚集這麼多人,不群毆一番,說不過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