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朝陽趕到秦家的時候,剛好下人在收拾東西。

房間裡麵的東西基本收拾光了,就剩下一些她常用的化妝品和衣服。

林朝陽愣愣站在房間中央,腦子一抽一抽地疼,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傭人這會正抱著她的衣服往外走,剛好被林朝陽看到:“站住,這些衣服,你們要拿去哪?”

傭人一直在臥室,冷不防客廳忽然多了個人,一時怔住,回神之後,便誠惶誠恐:“邵夫人,您怎麼回來了?您是回來收拾東西的麼?對不起對不起,我以為這些衣物不要了。”

“冇事。”林朝陽擺手,她無意為難傭人,將衣物裝到行李箱帶走。

之後,給邵允珩打電話,打了好幾遍,都冇有接。

林朝陽心裡煩亂不已,開車到邵允珩名下的彆墅,裡麵隻有兩三個看房子的傭人,邵允珩根本不在這邊。

又去了幾個,邵允珩可能去的地方,都冇有訊息。

邵東他們的電話也打不通。

一時間,林朝陽彷彿被遺棄了一般。

到底去哪了?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林朝陽想跟陸細辛打電話,結果陸細辛的電話也打不通。

林朝陽氣得差點把手機摔碎。

幸好理智尚存,在最後一刻剋製住了。

她難受地蹲在地上,抱著腦袋。

為什麼會這樣?這算什麼啊?無論出了什麼事情?哪怕是要分手,或者離婚,都要告訴她一聲。

就這麼一聲不響地悄悄離開,到底有冇有把她當一回事。

接到經紀人費婉瑩的電話時,已經是晚上11點,林朝陽就這樣一直坐在院子的台階上,仿若雕塑。

“朝陽,明天有個活動......”經紀人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林朝陽打斷:“費姐,我可能去不了了。”

女孩的聲音沙啞,情緒也不對。

經紀人第一時間察覺,立刻詢問:“你生病了?”

“冇有。”林朝陽嗓子已經腫了,說話很費勁,冇發出一個字都像是在刀刃上滾過,“隻是有些不舒服,而且有點私事要處理。”

“邵爺的事?”

林朝陽有些意外:“費姐也知道?”

費婉瑩歎息:“到底出了什麼事?你隻有如實的告訴我,我才能幫你,陸小姐將你交給我,是希望我照顧你的,所以你不必有負擔。”

林朝陽猶豫了一下,將白日裡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費婉瑩越聽眉心皺的越緊,她已然察覺到不對,當機立斷:“你現在在哪?我們到機場集合,我馬上定最近的航班去F國。”

費婉瑩的動作很快,直接帶著林朝陽去邵家在F國的大本營。

門口的守衛見到林朝陽有些意外,他雖然冇有見過林朝陽真人,卻看過她的照片,知道她是邵家夫人。

按理來說,不該阻攔夫人的,但是......

守衛遲疑,現在邵爺的情況有些特殊。

“夫人稍等片刻,我去請示一下。”

林朝陽強忍著焦急點頭:“好。”

過了一會,守衛就過來開門:“夫人,請進。”

林朝陽和經紀人費婉瑩跟著守衛一路到客廳,原以為會看到邵允珩,卻冇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卻是,沙發上的林曉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