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評價,風家人在事實跟前,也不得不接受。

“其實遺詔我們都冇有看到過,至於遺詔上麵的內容,是不是真的寫了三皇子,這個都是未知數,皇上隻不過想要給二皇子一個動手的理由,隻要二皇子知道,皇上死了之後,皇位不是他的,也不是大皇子的,他自然就會想辦法……”

風攬辰心情複雜:“這位二皇子,也是皇上親手扶持起來的……”

“當然,除了三皇子,他都會扶持,因為他也知道,扶持元琛的話,他不會接受,又會顯得虛假,更是在打自己的臉……”莫君夜難免想到了元琛。

風家人對元琛這些年的遭遇,心裡也都清楚。

所以,莫君夜說起他的時候,大家都能理解。

“皇上心中真正的繼承人,應該是小皇子元闊,說不定遺詔上真正的人選,也是元闊,皇上對於這些兒子們,都是在利用,讓他們給小皇子鋪路而已,放出訊息來,說遺詔上寫的是三皇子,也隻是為了讓他擋槍而已。這一招,算計的多全麵?一個寵妃的兒子,一個有兵權的兒子,一個不得寵已經留在大雍,卻成了繼承人的兒子,一旦他真的死了,這幾個人鬥來鬥去,將來張皇後把在真正的遺詔拿出來,這幾位皇子也是元氣大傷,隻能接受了……”

這個分析,風家人也覺得無比合理。

最主要的是,莫君夜他們纔來了幾天,就把這些事情都摸清楚了。

這份聰明才智,和無與倫比的洞察力,確實無人能出其右。

“隻怕這位二皇子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了……”莫君夜補充了一句。

風清石問道:“看來從現在開始,二皇子要退出權利之爭了……”

“未必,萬一皇上覺得需要他出來攪局,說不定又要給他權力了,你們的皇帝,跟我皇伯父不同,他喜歡把任何人都當成棋子,享受這種掌控全域性的感覺,而我皇伯父是從心出發,心術不正的人,是冇有辦法繼承大統的……”

這一點,風家人都冇有辦法否認。

“皇上既然好了,如果他真的想要讓小皇子繼承皇位,也確實要打壓一下大皇子和二皇子了……”

風攬辰想了想,確實如此。

“可是這個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的,畢竟皇室的人,輕易不會更換,而他們一代一代傳下來,是越來越厚道,還是越來越涼薄,這個我們也冇有辦法控製……”

“不用控製,隻是永遠不要參於核心的競爭就好……當個純臣,而不是站隊某位皇子,任何帝王都會喜歡這樣的臣子,因為不會背叛,又不會知道他們太多秘密……”莫君夜隻有這一句。

其他的,風家人自然就知道了。

能夠在大齊這樣的地方,成為唯一的異姓王,風攬辰可不是靠著運氣。

“大皇子那邊呢?如果二皇子真的被削去了兵權,大皇子不是要一家獨大了麼?”風清石問道。

“秦貴妃孃家這些年做了多少混賬事,皇上都給他們記著呢,捧殺而已,多簡單的招數……隻要皇上想要清算,大皇子也冇有任何優勢……這些年,不管是大皇子的位高權重,還是二皇子的兵權加身,都是皇上用泡沫給他們壘起來的檯麵,看著光鮮,隻要皇上這邊稍微用力,泡沫破滅,他們就會從高處摔下來……按理說,皇上這幾個兒子,最聰明的卻是最不得寵的……”

莫君夜說的,自然還是元琛。

元琛活的很明白,他知道自己在大齊不會有什麼作為,他不想當棋子,所以主動離開。

如果他在大雍站穩,大齊這邊自然也會善待言妃和言氏一族。

他對父親的絕望,也是來源於他童年所有的經曆。

有些人看清了,就會看得很輕。

跟風家人探討了半天,風清石終於提到了駱家。

“駱家表麵上幫著大皇子,其實早就跟二皇子站在一條戰線上了,這家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皇上心裡都清楚,這些不選擇支援小皇子的,皇上不會留下給小皇子添亂的……”莫君夜很清楚大齊皇上的為人。

這句話,也說道風攬辰心裡去了。

“冇錯,他們自以為聰明,卻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過早站隊,不是什麼好事……”

“不過他們跟大梁也算是有些關係,他們會不會真正落寞,也要看大梁對賀琉璃的態度……”尹素嫿說了一句。

駱家人一直都在防備的賀琉璃,甚至一開始還嫌棄的賀琉璃,當她成為駱家的護身符的時候,那個場麵該有多搞笑?

尹素嫿似乎已經想到了駱夫人假惺惺的拉著賀琉璃的手,說駱家娶了她,是駱家的福氣。

“駱家那位夫人,倒是極為聰明,這些年規避了不好風險,而且每次總是可以讓駱家撿漏,不然鎮北侯都冇有現在的地位……”風清石評價道。

這一點,大家都是公認的。

“眼下,她為了譚家的事,也是焦頭爛額,估計冇心情考慮這些……”

“譚家出事了?”風清石問道。

他當然知道譚家是誰,那可是駱夫人的孃家。

他去大雍的時候,也接觸過譚墨,感覺他特彆低調。

像是這樣的性格,應該是謹小慎微,輕易不會出事。

“嗯,他們出事很正常,畢竟這些年的罪行,被人發現了……”尹素嫿並冇有覺得驕傲,反而覺得讓譚家隱藏了這麼久,真是便宜他們了。

“又是你們動的手吧,彆人未必有這個能力查到。”風清石很肯定。

尹素嫿說道:“相公的人有本事,而且我們離開之前,把相關的一些證據,都交給君卓了,譚家之前小看這位寧王世子,現在就吃虧了……”

“飛揚這幾天又冇有辦法回來了吧……”風老夫人提了起來。

“嗯,他要照顧皇上,其實這對於風家也是好事……”尹素嫿說道。

這是皇上對風飛揚的信任,張皇後同樣冇有懷疑過他。

“等皇上好起來,你們是不是就要離開大齊,返回大雍了……”風老夫人有些捨不得。

莫君夜回道:“回去是一定要回去的,可是回去之前,一定會讓二皇子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