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清晨,林漠一席修身長衫,冇有穿鎮嶽使的衣服,帶著太子走向武盟。

海芳市的武盟比林漠剛到潘陽市的時候好上太多。

四層的複古高樓之上懸掛著武盟二字的牌子。

林漠帶著太子閒庭信步的走入其中。

一名前台見到林漠後,雙眼頓時冒光,好帥的男生。

“這位先生,您有什麼事情嗎?”

林漠看著前台微笑地迴應道。

“我叫林漠,找你們副會長。”

汪老三給林漠的資料上麵寫的副會長這個職位是在會長慕容雲海閉關前。

為了確保武盟的正常運轉,才暫時進行設立的職位。

前台的女人看著林漠上來就要找副會長,愣了一下開口問道。

“您有和副會長提前的預約嗎?”

林漠搖了搖頭,正要開口說話,一個熱切的聲音忽然響起。

“鎮嶽使大人,您可算是來了,我這兩天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啊。”

一道有些胖胖的身影快速地跑了過來,圓潤的臉上帶著真誠的微笑。

前台小姐見到胖胖的身影後頓時開口:“副會長。”

林漠看著眼前這個一臉恭維的身影,又看了看太子手中拿著的資料。

“你是和二和副會長?”

“冇錯,正是小人,冇想到鎮嶽使大人居然能記住小人的姓名,實在是三生有幸啊。”

太子抬起了手中的資料,放在和二的臉邊,遲疑地開口說道。

“你確定這是你?”

和二看了一眼太子手中的資料,上麵的照片是一名一臉溫和笑意的男人。

太子使勁地看了看照片上男人挺拔的身姿,再看看和二身上的肉肉。

“冇錯,這正是下官,那個時候我還很瘦。”

和二的臉上笑容絲毫冇有變化,依然是笑眯眯地說道。

“那你下巴上的美人痣呢?”

太子指了指照片上麵的那顆美人痣。

“下官覺得十分的不雅,就找人給起了。”

攔住了想要說這特嗎就不是你的太子,林漠開口說道。

“和大人嘴上說著什麼盼星星盼月亮,那天歡迎宴你可冇去啊。”

和二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苦澀,開始唉聲歎氣了起來。

“鎮嶽使大人啊,和二我內心也苦啊,您是不知道。”

“自從會長大人閉關之後,我整個人都扛著武盟的巨大壓力。”

“您看看我這充滿了滄桑的臉頰,您彆看我現在這麼胖。”

“我那都是被巨大的壓力導致的肥胖。”

和二的一番搞怪讓三人之間的氣氛十分的舒緩。

“鎮嶽使大人,您跟我去辦公室聊。”

和二帶著林漠以及太子走上了樓梯。

至於電梯,因為麻煩並且一共就四層。

當初規劃的時候就直接冇有規劃上。

和二的辦公室充滿了簡單的感覺。

一張桌子、一張椅子、還有一個櫃子,就隻有這簡單的三樣。

看著這簡樸至極的辦公室,林漠不禁地感歎了一聲。

“和二副會長在武盟辦公三十餘年,辦公室居然隻有這三樣東西,還真是簡樸至極啊。”

和二聽到林漠的誇讚,臉上頓時露出了濃濃笑意。

“鎮嶽使謬讚和某人了,我等身為武盟官員自當以身作則,帶頭節儉。”

正當和二想要將自己滿腹的墨水一一念出的時候,就聽到了林漠的另一句話。

“就是這地板之上怎麼有這麼新的搬動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