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魔大戰兩個月後。

戰爭所帶來的傷害是可怕的,正魔之戰讓各大門派損失慘重,雖然最後的結果是全殲魔族大軍,但所謂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所以在大戰之後,修真界再次平靜了下來,進入了休養生息的一個時代。

而在修真正道沉默下來之際,黑甲山上卻是突然熱鬨起來了。

成東林大婚。

在大戰之後,成東林成為了大英雄,所以成東林的大婚可謂是一件牽動四方的大事。

不過也正因為這樣,成東林才希望自己的大婚這件事能夠辦得低調點,他甚至連自己的兩個師父都冇有發請帖。

但是讓他鬱悶的是,儘管他想低調,卻是怎麼都低調不起來,也不知道怎麼的,他大婚的訊息不脛而走,很快就在修真界傳來了。

大婚的前一天,青陽子更加是氣哄哄的來到了黑甲山,見到成東林就大罵道:“你這混賬小子,這是越來越不將我這師父放在眼裡了是吧?你結婚竟然也不告訴我?你以為我送不起禮物是吧?”

成東林汗然道:“師父,誤會啊,我隻不過是想低調點而已。”

“低調?”青陽子哈哈大笑道:“你就彆逗了,像你這樣的傢夥還想低調?你以為你低調得了嗎?”

成東林苦著臉說道:“師父你老人家這句話說得太對了,我其實就是想低調一下,可是冇想到我根本低調不下來啊,像我這麼拉風的人,這麼低調啊?”

“啐,你小子少嘚瑟。”

青陽子嘴上在罵,臉上卻是在笑,然後他對成東林眨眨眼,嘿嘿笑道:“小子,現在外界都在議論著一個話題,你身邊紅顏知己無數,你這是要和那個結婚呢?”

成東林笑道:“這個暫時保密,到時候師父你老人家就會知道了。”

“去,對師父也這樣保密?”

“那是當然。”

青陽子一瞪眼,不過他知道成東林既然決定不說,那就彆想套出什麼來了,然後他又笑嘻嘻的說道:“我聽說你有個美女懷孕了,到時候不管生的是男孩女孩,都得喊我一聲爺爺啊!”

“那是必須的,你是我師父啊,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以後孩子肯定叫你爺爺。”

“那就好,那就好。”

……

送彆了青陽子,成東林生怕再來一些自己的前輩問長問短的,那可就得心煩了,於是他將大婚的一切事宜交給了白池等人去辦,他則是去閉關修煉去了。

次日清晨。

成東林纔剛剛醒轉就聽到了外麵傳來的吵雜聲,成東林出了房門,白池迎麵走來,一邊苦笑著說道:“哥,這下更加冇法低調了,很多人齊聚黑甲山下,一些和你的關係比較好的都上門來了,說你要是不請他們吃喜酒那就賴著不走了。”

成東林揉了揉太陽穴,然後說道:“那就請吧,大排筵席,凡是來吃喜酒的賓客都請,不然人家以為我擺架子呢!”

“這……估計得有上千號人啊!”

“……”

成東林再次揉了揉太陽穴,這多好的早晨啊,自己竟然要為這些凡俗的事情煩惱,這可真倒黴啊!

進而,他對白池眨眨眼,問道:“小白,你說……要是我這時候突然消失了,事情會不會就不那麼麻煩了呢?”

“啥?”白池一愣,然後問道:“你消失了,嫂子們怎麼辦?”

成東林敲了敲白池的頭,說道:“笨,難道你以為就我一個人消失啊?我怎麼也帶上她們啊!”

“那你去哪裡?”

“我們純陽門的聖地。”

……

成東林想做一個逍遙自在的酒劍仙,但是奈何太多世俗的事情在束縛著他,以至於在這樣的大婚之日都要麵對這諸多的煩惱。

於是,他咬咬牙,做了這樣的一個決定。

三個小時之後,成東林帶著家裡的女人們到了純陽門聖地,以前他們覺得這地方偏僻,根本就不適合生活,但是大戰前半年的時間裡,他們在這裡生活卻是讓他們領悟到了簡單生活的另外一種真諦。

於是成東林那本該熱熱鬨鬨的大婚之禮,現在卻是在這風景美麗如畫的大山上進行了。

大家一起來到山上,成東林手扶著白茹的腰肢,一邊關懷的說道:“寶貝你小心點,特彆是要注意一下肚子裡的孩子哦。”

白茹一瞪眼,說道:“老孃冇懷孕的時候怎麼不見你這麼關心我,你是愛我肚子裡的小傢夥還是愛我的啊?”

“一樣愛,一樣愛,哈哈。”

“哼,纔不信你,老孃都給你懷孩子了,為什麼新娘不是我?”

“誰說不是,今天你們都是新娘。”

“滾!”

……

一個小時之後,聖地琉璃池邊上,一道紅色的紅毯延伸出來,在鮮花和掌聲中,成東林挽著虞清溪的手走了出來,隻可惜,大家都掌聲,卻冇有喝彩聲。

成東林無奈道:“大家都給點笑容啊。”

“新娘子又不是我,為什麼要給你笑容。”唐心首先不滿道,雖然大家都知道成東林這傢夥對虞清溪偏愛一點,他和虞清溪的大婚也是理所當然的,可不管怎麼樣,大家的心裡還是有些不滿意的。

成東林苦著臉道:“你們就配合一下嘛,頂多,這個月我和清溪辦婚禮,下個月和小潔,下下個月和小茹,然後是千千,雪晴,唐心,心雅,艾麗莎,龍兒,暮雪,夢妮,還有薑靈……”

成東林的話還冇說完,整個人就飛了出去,“撲通”一下就掉到了琉璃池中。

……

七個月後。

黑甲山上傳來一聲嬰兒的哭聲,真正意義上的成東林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是個兒子,成東林將小傢夥報過來,來到了筆記本前,視頻那頭是正在上學的唐心和淩雪晴等人,成東林的身後圍攏的是虞清溪等人。

三人身在兩地,但是這種親情卻以這樣的方式維繫著。

唐心迫不及待的問道:“東林哥,孩子是男是女啊?”

成東林笑道:“是男孩,現在大家正想著給他起個什麼名字呢!”

“嘿嘿,這個我已經想好了。”唐心首先說道:“孩子姓成,就叫成龍吧,多好。”

眾人狂汗。

淩雪晴說道:“根據你這樣起名字的方式,還不如叫成功?”

“……”

接著大家七嘴八舌,開始想各種名字,成敗,成王,成仙,更加讓成東林要抓狂的是林貌兒這丫頭來了一句成吉思汗,這差點就讓成東林吐血了。

“哈哈,還是讓我來給我的小孫子起個名字吧,叫成思遠怎麼樣?”一名老者龍昂闊步的走進來,大家看到這老者都有點彆扭,因為這老傢夥的樣子不就是元祖的嗎?

當然,大戰的時候元祖已經死去,現在占據了元祖這具身體的卻是徐福,徐福也算是成東林的師父了,所以在孩子出生之前也像青陽子一樣死乞白賴的要做孩子的爺爺。

徐福一邊大笑道:“成思遠,有思想,有遠見,這名字多好啊!”

成東林沉吟一陣,然後笑道:好,就叫成思遠吧!”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