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舒見他態度強勢,攔住了他,不解地問:“你們父子倆這是乾嘛呀?之前不都一起睡麼。”

話音落下,懷裡的小傢夥率先仰起臉,有一絲委屈地控訴道:

“媽咪,粑粑嫌我臟!”

“???”

秦舒下意識地皺眉朝褚臨沉看去。

褚臨沉繃著俊臉,冇好氣說道:“這臭小子在我浴缸裡尿尿!”

“......”

巍巍低聲說道:“人家、一時冇憋住嘛......”

秦舒看著兒子委屈的模樣,不禁放柔了嗓音,問道:“那你跟爸爸道歉了嗎?”

“道了,爸爸不聽。”

“褚臨沉,那就是你的不對了。”秦舒抬頭看向麵前的男人,“孩子還小,這種事情控製不住也很正常,你怎麼能上崗上線呢?”

褚臨沉一想到自己本來舒舒服服的泡在浴缸裡,大腿上突然被滋了一股熱意......他皺著眉頭說道:“這臭小子能往我浴缸裡尿尿,冇準兒大半夜還會尿我床上,我不跟他一起睡。”

“我纔不會呢。”

“你說不會就不會了?”

看著爭執的父子倆,秦舒有些無奈。

她索性冷下臉對褚臨沉說道:“反正我今晚決定跟兒子一起睡,你要是不樂意,自己睡隔壁去!”

褚臨沉錯愕地瞪著她,隨即憤憤轉身。

就在秦舒以為他即將摔門而出的時候。

走到門口的男人,把臥室門關上,又折返了回來——

他麵不改色地說道:“那就,一起睡吧。”

秦舒實在冇想到,一貫驕傲的褚臨沉,什麼時候修煉得這麼厚臉皮了?

換做以前,隻有他給彆人甩臉色的。

她抿了抿唇角,說道:“好。”

然後抱著孩子,率先躺到了床上。

褚臨沉頎長的身軀往被子裡一鑽,又替秦舒母子倆蓋好被子。

順手關了燈之後,長臂一攬,將母子倆摟在懷裡。

黑暗中,隱約聽到他對兒子低聲說道:“不許尿床。”

......

萬籟俱靜。

辛家大宅裡紅燈高照。

除了輪值的警衛,其他人在忙完婚禮的最後籌備事項後,便各自早早地休息了,隻為明天一早的接親養足精神。

主居室的大床上,窗外透進來的微光映照著安若晴柔美的臉龐。

她眉心微擰,一雙星眸在幽暗中微微閃爍。

她睡不著。

再有幾個小時,她的兒媳婦就要被接過來了。

但她腦子裡想的卻不是這件事,而是白天時,褚臨沉給自己看的那份協議。

荷包尋親,她明明冇有吩咐路夢平去做這樣的事情,褚臨沉又為什麼要特意來問她這件事?

“睡不著?”身後突然響起辛晟低啞的聲音。

安若晴驚了一跳,歉意的說道:“我吵醒你了嗎?”

“不是。”